三星堆“上新”引發全國文物大battle,新疆文物申請出戰!

博物館不隻收藏和展示,

也在開放中啟迪新知;

不隻意味著凝固的文明史,

更於互動中指引新的旅途。

真正沉浸其中就能感應到奇妙的磁場,

開始跨越時空的對話。

下面跟小編一起來看一下,新疆的“文物寶藏”!

《五星出東方》錦臂護

這款織物寫著“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討南羌”,發掘於西域精絕國的王墓。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的漢代蜀地織錦護臂長18.5厘米,寬12.5厘米,用“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織錦為面料,邊上用白絹鑲邊,兩個長邊上各縫綴有3條長約21厘米、寬1.5厘米的白色絹帶,其中3條殘斷。

《伏羲女媧圖》絹畫

彩繪伏羲女媧,二人上身相擁,下尾相交,左為伏羲,左手執矩尺。右為女媧,右手執規。二人上方圓圈象征太陽,尾下圓圈象征月亮。四周繪有小圓圈代表星辰。伏羲女媧絹畫一般是置於墓葬的頂部,畫面朝下,少部分是疊好過後放在墓主人的身邊,有引魂升天的意思。這種葬俗其實是從中原地區傳入的,在阿斯塔那唐墓當中除瞭漢人形象,還有胡人形象的伏羲女媧圖。

彩繪天王踏鬼木俑

彩繪天王踏鬼俑,通高86厘米,是30餘塊大小不等的木料雕琢後拼接成的天王踏鬼形象。天王身穿鎧甲,盤領,左右胸部各佩一塊圓形綠色護鏡,雙肩有護膊,護膊呈虎頭狀,虎口中吐出桔紅色,菱格狀的內層護膊,腳穿黑色彩繪長靴,左腳蹬地,右腳底有一個圓柱形榫頭置入小鬼腹部的卯眼中,制作精美,富麗堂皇,顯示出墓主人高昌左衛大將軍張雄的顯赫身份。它不僅是我國古代勞動人們智慧的結晶,更體現瞭西域與中原血脈相連的歷史淵源。

司禾府印

司禾府印邊長2厘米、通高1.6厘米,橋形鈕,以碳精刻制而成,印文為正書陰刻篆書“司禾府印”四字。公元前101年,漢朝政府在輪臺等地進行屯田,並設置地方官吏管理;公元前60年,西域都護府設立,西域各地的屯田事務均由都護掌管,先後設置瞭許多校尉、都尉,專門領統各地的屯田。東漢明帝永平十六年(73),就曾在伊吾屯田,並設置宜禾都尉。此枚官印出土印證瞭東漢在尼雅一帶屯田並設有專司屯田事務的機構,填補瞭史書的空白。

龍舞海浪紋貼花青磁盤

龍舞海浪紋貼花青瓷盤口徑33.8厘米,高7.5厘米,足徑11.5厘米。青瓷,敞口,寬沿,斜壁腹,圈足,器形大,胎體厚重。施青釉,內底中心有舞動著的龍紋,內壁刻畫卷浪紋,外周刻畫蓮紋,是元代龍泉窯上常見的貼花紋飾。它在彰顯元代瓷器厚重粗獷風格的同時,還體現瞭獨有的釉色柔和淡雅,是草原文化與農耕文化完美的結合。

錦衣侍女俑

女俑通高24厘米,上肢缺失,以木作胎雕刻而成,是一位唐朝高貴而華貴的美女形象,她神態雍容,頭挽初唐時期最流行的半翻髻,發髻上用金色繪出瞭華麗的卷草紋做以裝飾,額前貼有四瓣花鈿,花鈿的花蕊處呈紅色,花瓣邊緣暈染出金色,如此美麗的一朵花鈿,卻成瞭柳葉長眉陪的襯著,作者用黑彩勾出瞭細長的鳳眼,眼神讓人覺得她在思考著什麼。淡淡的胭脂塗於豐滿的臉頰,與雙鬢血紅色弦月形斜紅相互輝映,襯托出唐代女子的典雅。

辟邪神獸

辟邪神獸是為保護死者靈魂不受侵擾而制作的一種冥器,放置於墓葬中鎮懾”鬼怪”。稱獸,其實並非實有其獸,而是古人想象中的神物。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這件辟邪神獸高70厘米。虎頭,豹身,狐尾,在青灰色身體上,彩繪褐、藍色圈點紋。瞪大的眼睛,張大的嘴內露出大而尖的牙齒,頭頂及肩部插有板翼,顯得兇猛威武。辟邪神獸來自中原墓葬文化,也是中原漢文化在此傳播的重要物證。

卜天壽論語鄭玄註抄本

這件文書1969年出土於阿斯塔那古墓363號墓,長538厘米,寬27厘米,為“唐景龍四年(公元710年)西州高昌縣寧昌鄉厚風裡義年”僅12歲的學生卜天壽書寫,內容為《論語》中《八佾(yi)》、《裡仁》、《公冶長》三篇,以及《為政》部分。卷末還寫有《三臺詞》、《千字文》 和其他詩句等。有意思的是,這位12歲的學生卜天壽,在做完作業後,還寫下瞭兩首充滿童趣的絕句,詩雲:“他道側書易,我道側書難。側書還側讀,還須側眼看”,”寫書今日瞭,先生莫鹹池(嫌遲)。明朝是賈(假)日,早放學生歸。”生動刻畫出瞭頑童心理,這些隨手寫下的文字使得這個卷子不再是冰冷的古籍,而充滿著人類心靈史今古相接的鮮活氣息。

《大唐西域記》殘卷

《大唐西域記》殘卷1981年在鄯善縣吐峪溝鄉石窟寺出土,高16.5厘米,長19.5厘米,整卷殘缺近三分之一,正面裱糊有其他文書。殘存10行文字,字體娟秀,年代為貞觀二十一年至永徽二年期間,由唐代著名僧人玄奘口述,弟子辯機撰文。這件國寶級文物是《大唐西域記》,是目前學術界十幾種《大唐西域記》中年代最早的寫本,它詳細記載瞭唐玄奘親歷28個地區、城邦和國傢的所見所聞。

木牛車

這件文物1973年出土於阿斯塔那古墓群。整件木牛車用木頭雕刻而成,整件牛車用木頭雕刻而成。牛車外形考究,頂部卷棚式,車前有一頭體格健壯、奮力拉車的木牛,真實再現瞭唐代貴夫人出行的情形,是中原墓葬文化在此流傳的重要物證。

讓文物“說話”,讓歷史“發聲”。

一件文物,已不再是簡單的物件,

它有靈魂,有情緒,有故事。

靜靜擺在櫥窗裡,

訴說著一段它所見證的陳年舊事。

若想讀懂新疆的內在美,一定要來博物館打卡!

(小原非專業人士哦,歡迎批評指正。

如有喜歡的文物推薦,可直接在評論區留言!)

審核:沈薇編輯:賀靜靜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資料綜合新疆博物館、吐魯番博物館、知乎、微博及網絡,侵權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