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身於唐朝宗室,一生不近女色,卻喜愛猴子,還喜歡品茶

唐朝的那些作詩作賦的文人雅士一般都是無法抵擋女色的,連天生瀟灑不羈的詩仙李白甚至都有過好幾任妻子,還曾經因為女子拒絕自己而寫下過酸詩,出身於唐朝宗室的詩人李約,卻將近一生都不近女色,這又是為什麼呢?

這個李約,出身可以說是非常高貴的瞭,他是鄭王元懿的玄孫,汧國公的兒子,後來自己也有瞭出息,官至兵部員外郎。

也許是因為從小就生活在附庸風雅的權貴之傢,李約的品德操守都非常的好,他和李白一樣,熱愛山水風景。除瞭欣賞山水風景之外,彈琴、喝茶、飲酒、作詩詞也都是李約的愛好。

也許是因為李約特別喜歡喝茶的原因,他幾乎一生不近女色。李約不僅僅隻會品茶,他煮茶的手藝也是一絕,溫庭筠等文人雅士都曾經去過他的府邸,品過一口李約煮出來的茶。

隻不過這些品茶的文人雅士和李約不一樣,他們近女色,而且幾乎每句話都離不開和女人相關的東西。一般隻要是這些品茶的人說起女人,李約大多都會馬上離開,不與他們為伍。

也的確是這樣,可以查找到的李約相關資料中,幾乎沒有他和女人之間的故事。

李約雖然不近女色,但是他卻很喜歡猴子。他曾經養過一隻猿猴,名字叫做“生公”,幾乎天天都讓“生公”陪在自己的左右。

別的詩人在縱情山水的時候,船上肯定會有藝妓等陪伴在左右,十分助興。但是李約就是獨樹一幟,別人帶著藝妓賞風月,他帶著猿猴生公彈琴。而且李約還特別喜歡在自己彈琴的時候,猿猴生公發出的叫聲,也恰恰是猿猴的長嘯才引得李約的文思泉湧。有的時候,李約幾乎會喝酒喝一夜,也就是吟猿嘯吟一宿。

也有人認為,李約養猿猴,聽猿嘯不過是個幌子。李約其實是個同性戀,因此才一生不近女色的。

據史料記載,李約曾經和一個叫做韋況的人,突然一起辭官,去過隱居的生活瞭。這個韋況是誰?韋況也是出身於名門的人,他的爺爺是曾經武則天時期的平章事韋安石,他的父親是唐玄宗那時的集賢院學士韋斌。按理說,韋況出身這樣的好,官職肯定也是很大的。但是韋況卻突然辭官,和李約兩個人隱居去瞭。也正是是這兩個人辭官去隱居的事情,引得後人對李約的性取向產生瞭疑問。

後來,韋況厭倦,和李約也就自然而然地分開。

但是,李約沒有瞭韋況的陪伴,又去找瞭一個同事叫做張諗,曾經有記載說李約“獨厚於張,每與張匡床靜言,達旦不寢,人莫得知。

當然李約和張諗到底是同事的關系呢?還是戀人的關系呢?這個問題我們就不得而知瞭。

隻不過,李約一生不近女色是真的,李約最終是辭官歸隱瞭,他的詩作也依舊流傳於世。比如他贈與好友韋況的這首詩:

贈韋況

李約 〔唐代〕

我有心中事,不與韋三說。秋夜洛陽城,明月照張八。

詩句非常通俗易懂,看上去就像一首打油詩,“明月照張八”,張八是誰?就留給讀者們自己想象瞭,這首詩的結尾寫法獨特,令人印象深刻。李約另一首更出名的詩《過華清宮》:

過華清宮

李約 〔唐代〕

君王遊樂萬機輕,一曲霓裳四海兵。

玉輦升天人已盡,故宮猶有樹長生。

唐代開元之盛,天寶之亂,詩人恒以入詠。這首詩寫唐玄宗晚年隻知“遊樂”,不理國事,一曲霓裳,導致國傢發生戰亂,一時間四海皆兵,前兩句“君王遊樂萬機輕,一曲霓裳四海兵。”顯然是表達瞭對唐玄宗的不滿。後兩句寫的是“安史之亂”過後,百戰收京,而龍去鼎湖,舊人都盡,當日長生殿畔,唐玄宗與楊貴妃的“密誓”早就煙飛灰滅,反而還不如旁邊的樹長久,實在是諷刺啊。

古人說“詩言志”,讀詩不僅可以陶冶情操,洗滌心靈,還能讓我們懂得更多的人生道理,避免讓我們走更多的彎路。即便已經過去瞭千年,但是我們仍然能夠從詩詞中找到力量,體會到當時詩人的心情。不僅僅是文中提到的李約,李煜、蘇軾,辛棄疾,李清照,納蘭性德等等,哪一個不是有感而發? 他們的詩詞中包含著人生,包含著愛恨情仇!這就是詩詞偉大的力量!

最近在看一本《蘇軾詞傳》,蘇軾為人豁達,他的詞更是豪放,有人說,人人心中都住著一個蘇軾,風雨在所難免,一任蓑衣,隻管前行,沒有患得患失的顧慮,即使到瞭也無風雨也無晴,也沒有過多的在意,欣喜,這份平常心,或許是蘇先生,最豁達人生的詮釋吧!

另外還有《李煜詞傳》,裡面收錄瞭李煜的詩詞,讓我們以詞為媒介,去感受李煜被歷史塵封的過往。《納蘭容若詞傳》不同於以往的傳記,它以一種嶄新的面貌展現在我們面前:以納蘭容若的詞為主線,以納蘭容若的”情”為框架,以納蘭容若的”愛”為血肉,以詩化的語言,戲劇般的場面,將我們帶入瞭納蘭容若的繁華生活、真誠性情、詞的巔峰,愛的癡心。

這套書共有6本,其中還包含有《倉央嘉措詞傳》、《李清照詞傳》、《蘇軾詞傳》、《辛棄疾詞傳》。

讀蘇軾的詞,可以醫心;辛棄疾的詞,讓人奮發;讀李清照的詞,可以感懷,總有一些人,秀口一吐,便點綴瞭中華文化史上燦爛的星河。

到瞭浪漫的5月,我們不妨來一場浪漫的古典行,與詩人們來一場浪漫的約會,體會他們的人生,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點擊下方商品卡即可購買

參考資料:

《詩境淺說》.俞陛雲

《李約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