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慘內閣首輔,含冤入獄受盡屈辱,最後被當成豬一樣宰殺

翻看歷史會發現宰相制在明朝中止,取而代之的是內閣,內閣的地位等同於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連皇帝都要喊一聲“老師”的,但不同的是,內閣是由幾個人組成的,平時做事都需要商量著來,免得出現被人暗算,或者一人獨大的情況。

內閣需要有絕對的控制力的首輔坐鎮,他不僅能掌握朝廷的局勢,也能在碰到昏君時率領朝臣與他鬥爭,在碰到明君時,也可率領朝臣建功立業。大明有許多內閣,其中有些不被世人知曉,有些人野心過於龐大人人忌憚,而這一位他是明朝最悲慘的首輔,這個人就是夏言。

夏言字公瑾,出生於江西貴溪,是明朝嘉靖時期的名臣,雖然他生於在軍人家庭,但是他的父親不想再被人說成是“莽夫”,所以夏言從小就沒有接觸過武學,他是家族裡唯一一個研習儒家經典的孩子,夏言也沒有讓他的父親失望。1510年,夏言通過江西省的鄉試,位列全省第六,父親高興得多喝了兩壇酒,囑咐夏言要再多努力,7年之後,夏言不負眾望考中進士,嘉靖皇帝登基後,夏言被委任到軍事部集中,由於他說話過於直白,不懂得委婉,就連皇帝做錯了也直言上諫,所以引起了嘉慶帝的興趣。

嘉靖九年,夏言不畏權勢,寫信彈劾內閣大臣和吏部尚書大臣,兩人連呼冤枉祈求嘉靖帝處罰夏言,然而嘉靖皇帝不僅沒有處罰夏言,反而還獎賞了夏言的直言不諱,嘉靖十年,夏言又得到了拔擢。七月他被提為禮部左侍郎,還沒有在這個位置帶熱乎,八月份他就被轉正了,成為了禮部尚書,他是明朝時期升官最快的人,但是他還沒有止步於此,兩年之後的夏言,已經站在了內閣首輔的位置上。

夏言深受嘉靖皇帝的信任,但官場就像戰場,夏言的耿直讓他結了很多的仇家,這些人恨不得能除他而後快,很多人都等著抓夏言的小辮子,希望能把他從內閣首輔的位置上扯下來,所以三五不時的就有人拿一件很小的事情參夏言一本,久而久之嘉靖帝就感到厭煩了,先後三次撤掉夏言的職位,在這裡不得不說一下夏言的頭號勁敵——嚴嵩。

當夏言再一次回到內閣任職的時候,非常排斥嚴嵩的那些手下,兩人之間的對立愈演愈烈,嚴嵩一直忍受著,他在等待一個絕佳的機會,直到陜西省軍政總督提出軍事計劃的時候,獲得夏言的大力擁護,他看到嘉靖帝臉上的懷疑時,他就知道機會來了,他反駁了夏言的說辭,嘉靖帝就當眾斥責了夏言,夏言隻好暫避鋒芒,但嚴嵩怎麼會輕易放過他,直言夏言是受到了賄賂。

嘉靖帝勃然大怒,沒有給到夏言自證清白的機會,就下令賜死了他,就這樣夏言成為了第一個被處死的內閣首輔,他死得毫無尊嚴,他被像豬一樣綁著,由衙役一路抬到京城西市斬首示眾,一直到十九年之後,嘉靖皇帝的兒子明穆宗得知此案,才成功為夏言平反昭雪。